电影《送我上青云》:当一个女人的“性福”,可以公开讨论

2021-06-10

盛男,是电影《送我上青云》的主人公,她是独立干练的30岁女记者,揭露着现实的阴暗面,也鄙视着钱和权的铜臭。

 

她有过当战地记者的理想和情怀,却也逃不出生存的压力、污糟的大环境。

 

在自我与现实的战斗中,即便头顶博士头衔,做着一份体面的记者工作,她还是过得很窘迫。

 

更不幸的是,她得了卵巢癌。

 

卵巢,是女性的性腺,就像睾丸对男人的重要性,女人的性福,与卵巢紧密相连。

 

不做卵巢手术,会没命。

 

做手术,需要30万,能多活5年,却再也享受不了性生活。

 

图片

 

“我从来不乱搞……怎么就得了这个病。”

 

医生公布了卵巢癌的检查结果,盛男一脸的委屈,质问着医生。

 

她反抗着自己重病的事实,就像反抗着自己对性需求的羞耻感、道德感。

 

似乎一个女人,一旦有了追求性愉悦的想法和需求,那会被认为是一件不合适的事情,需要被压制和隐藏,这是一种被强加给女性的价值观。

 

这个世界存在着一种根深蒂固的观点:认为女人就不应该喜欢性,如果喜欢,那就是一个道德败坏的女人。

 

也就有了历史上,被男人侵犯了的贞洁烈女,选择结束生命的方式来自证清白,全天下为她立起贞洁牌坊。

 

性,原本是一件十分美好的事情,它不仅仅是生殖繁衍的需要,更能带来难忘的生命体验、能改善亲密关系、也能放松身心焦虑,它是所有人的自然需要。

 

而现实中,一个公开声称自己有性欲望的女人,却被认为是不干净的、是有污点的,而一个男人的旺盛的性能力,却可以成为他吹牛的资本。

 

在娱乐圈,一个男明星的出轨很快会被原谅,而一个女明星的婚外情,就成为所有人讨伐的对象。

 

图片

 

“要求女性更收敛、压抑自己的需要,甚至要对自己的性欲感到羞耻、惭愧。”

 

“性欲上的男女双重标准,完全是被社会建构起来的。”

 

女性自己,也似乎内化了在性需求上,整个社会对男性和女性的区别对待。

 

很多女性的意识层面,性,好像没有那么重要。

 

到了真的割舍掉的时候,却发现真的很难。

 

生物学、心理学中, 也常常出现“性本能”这个词,用来表达动物、人类身上的性需要,那是出生后就自带的“饥饿感”,那是一种生命的本能。

 

社会学家、性学者李银河在“性的七种意义”中写到:性的第三个意义就是单纯的肉体快乐,纯粹为了性快感。

 

“我看到过一个女性快感的核磁共振成像视频。看到她脑部细胞活跃起来,一开始星星点点,后来就亮成一片……”

 

图片

 

电影《送我上青云》的出现,恰逢其时,让女性的性需求可以被公开讨论,这就是一种进步,尽管它的呈现方式,不一定会得到所有人的承认。

 

它也试图向女性朋友去提醒一件事,性就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需要而已,它不分男女,没有等级,这也代表着,随着社会文明发展,女性性意识的不需要再压抑。

 

而在影片中,知道自己做了手术之后,就不能再享有性体验的盛男,想在手术前仅有的3个月时间内,再体验一次完美的性生活。

 

她先后找了两个男人,才有了一次性生活,而那一次,并没有让她感到快乐。

 

图片

 

看似这有些荒诞的剧情设定,却真实展现了女性,在性这个问题上,最真实的需求。

 

《海蒂性学报告》中有这样一段话:“性,经常被视作游离于生活的重要性和严肃性之外的东西,然而事实上,如何运用自己的身体与他人发生关系,都是极其深远的命题之一。”

 

性,已经不再是讳莫如深的话题,是你我最真实的生理、心理需要,是我们探索自己的私密的方式。

 

性,对一个女人有到底多重要?

 

对一个男人有多重要,对一个女人,就有多重要。

微信扫一扫